okudoi.com

当前位置: 罗桥信息门户网 > 国际 > 五湖四海的意思-曲江,请把宣传的劲使在打通断头路上

五湖四海的意思-曲江,请把宣传的劲使在打通断头路上

2020-01-01 16:29:56 来源:罗桥信息门户网

五湖四海的意思-曲江,请把宣传的劲使在打通断头路上

五湖四海的意思,最近,古装剧《延禧攻略》正在热播。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,国产影视剧开始独霸天下,生动地阐释了“讲好中国故事”的内涵。

视角回到古都西安,芙蓉西路与神舟四路即将贯通了,想必这条堪比港珠澳大桥的“世纪工程”通车后,曲江新区将会好一通宣传,讲讲打通这条路的故事。

呵呵,敢问曲江:你好意思宣传吗?

在曲江二期不大的区域内,交织着牛毛般数不清的断头路:上元路、创意路、新开门南路……这些断头路,不仅使这些小区的业主体验着神仙般快活的孤岛生活(可不神仙般快活?孤悬一隅跟宝岛海南似的),更使得即将通车的地铁4号线损失了沿线不少客流。

打开曲江管委会的网站,回复相当无辜,好似《延禧攻略》里的富察皇后一样白莲花, 是受害者:

上元路:由于加油站的原因,经沟通决定加建护坡,本来只待运输土方修人行道了,但是环保督察组来啦,得顺延;

新开门南路:由于西安广播电视台发射塔的原因,经沟通待拆除后才能开工;

芙蓉西路:由于西安地铁围挡的原因,待围挡拆除后才能开工;

创意大道:由于村民时长阻挠施工,所以待彻底解决后才能开工。

看到了吗?每一条断头路都有其他“作恶”的对象,曲江新区好可怜啊,总是被欺负,是最大的受害者。

于是,我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家门口这条路——上元路——从我家在这里买房,修到我考研,如今我已经在读博士了,它还在修,整整修了五年。

五年啊,五年,你比六年少一年。

难道还要从我的青年修到中年、老年,修成百年工程、世纪工程?三峡库区搬迁、青藏铁路修建,也赶不上这些的工期与施工难度啊!真担心自己将来写一首《新示儿》:“曲江修通此路时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

这时剧情反转了。曲江突然宣布一口气改了42条路名,这几条断头路也囊括在内。曲江却又变成《延禧攻略》里的魏璎珞,一路过关斩将:芙蓉西路、上元路、曲江池东路分别改成了公田一路、二路、三路;创意大道变成了春临四路……

当人们质疑这件事时,曲江说:吃瓜群众们,我们此次道路更名有它的苦衷:芙蓉西路、上元路、曲江池东路这样的名字没有文化,体现不了西安和曲江悠久的历史积淀,你们区区几万人而已嘛,克服一下眼前的困难吧!

也是,反正西安推行“最多跑一趟”,身份证、户口本、房产证、工商管理登记等加起来也才四五趟嘛。

可是,这么一改,真挺有文化的?

“春临”得名于城中村,似乎确实比曲江池听起来接点地气?

“一二三四五六七”听起来挺像范晓萱唱的健康歌?或者为“数字西安”建设添砖加瓦?

“公田”路名乍听起来还挺有日本范儿的?松下,山田?山本五十六?实际上取自“假民公田”。啥是假民公田呢?就是中国古代用来安置各地流民,让流民的个人所得税高于本地百姓的一种政策。

亲爱的街坊们,您觉得这是否体现了古都文化?我觉得吧,这是老母猪趴在《诗经》上——附庸风雅!

附庸风雅还是小事。君不见,近一周曲江管委会冒着沿线居民的强烈反对于不顾,嘴上说着“我们再听听意见、再来个投票”,实际上就这么把牌子立上了。我猜,他们准备再像五年前南关正街改名那样,通过既成事实来让人们接受。

您瞧瞧,这种逆势而上的气魄,真是连魏璎珞也自愧不如。陕西卫视有这股劲儿,收视率估计超过芒果台了吧?

但是,回过神想想,那为什么不把这种气魄用在打通断头路上呢?

唉,断头路沿线的居民拨打12345投诉也不下十几回了,但总结起来回复的结果无非这么几条:

这不是“慵懒散慢虚”是什么?

“别急,”有人对我说,“虚在何处?没有啊!”

来来来,我们来看看曲江新区的新闻稿。

年年相约九月底,到了十一一曲“难忘今宵”便明年再相会。于是,刚出生的婴儿如今该上小学了,这些断头路还在相会九月底。

你说虚不虚?

眼见地铁4号线年底就要通车了,如果我想去航天大道地铁站,上元路是“墙涌路头足不前”;如果我想去金滹沱地铁站,创意大道是“日日望君不见君,隔着砖墙尾。”

大家开玩笑,地铁开通后,离车站最近的创意断头大道踏也会被踏出一条路通往地铁站。可是我爸爸妈妈都年老了,奔六了,难道让他们为了坐地铁去走这不安全的土路?还是放假回家时我们大包小包地在土路中踏雪而行?

那我们究竟要怎么办,我们的父母究竟要怎么办,生活在这里的几个小区的人究竟要怎么办!

180米而已啊,创意大道不涉及拆迁,地也平整了,难道就不能有个打通时间表吗?于是我私下里问朋友该怎么让曲江管委会重视起这件事。他说,你去投诉吧,现在管委会投诉导向制,谁狠准稳,谁就得胜!

可是我已经打了三个投诉电话了,第一次打给曲江回复是哎呀,我们进场不顺利,不好说。第二次打给航天,没回复。第三次又打给曲江,得到回复:11月15日前一定打通。

也有其他小区的业主在网上询问咨询了,委屈脸曲江回复是三个月内完成。

信誓旦旦的,是不是似曾相识?可是,你信吗?——早在去年曲江就回复说创意大道2017年底打通;后来说全市防霾拖到今年三月;今年四月说下雨泥泞,雨停了五月底打通……

“一个声音高呼着,放我出去!”于是,全部的交通压力,就挤在了189、903两趟半小时来不了一辆的公交车上,或者这些满嘴跑火车上!

明年复明年,明年何其多……

可是曲江,你知道吗,你耗费的不仅是百姓的出行成本,更是这座城市的公信力!西安的公信力!

我的导师说,问题总会有,办法总要比问题多——无敌的璎珞曲江在改路名时确实这样。当年我考研时朋友说,我们每个人要学会给别人交待,给别人交待也是给自己一个交待——无辜的富察曲江就这样一次次用空头支票做交代。

在这里敢问曲江管委会:能否真正从城市文脉的角度去给道路命名,又能否真正从市民的利益出发去打通断头路?

而当打通断头路一次次跳票时,能否去问责、能否真正给市民一个交待,而不是用各种借口去拖延、搪塞,去阻挠我的留言、发帖?

不是每一个人可以像我一样路见不平写篇文章。但是,每一个普罗大众都需要生存!

今年是大西安大发展的第二年,我们出台了全国最优惠的落户政策,我们全球引资引智,我们为了让大学生留住,举办全国独有的全市高校毕业典礼。可是,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首先要满足生存需求!

生存需求!

如果一个城市中的市民为了争取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权益而苦苦挣扎,寻求发声渠道,那这个城市,会有多少人有精力,去建设?又能真正吸引到几个人愿意留守?

看看无厘头的道路名、看着无厘头断头的“创意大道”,我不禁想,有多少人的创意会因此而消失,又有多少人的乡愁,会化作一声声遗憾的叹息?

金秋九月,我将再次回到广州继续求学,继续为海内外朋友讲中国故事。不知明年回来,在地铁4号线、14号线通车一年之后——富察曲江被强力阻挠的断头路是否继续“有生之年”?璎珞曲江力排众议的“流民”路与“数字化”路又是否“涛声依旧”?

我只知道,缺席了长安城的中国,照样讲了一千四百年故事;但缺席了人民的西安,注定讲不好故事。

作者:随风海鸥

暨南大学博士研究生

版式设计:霹雳

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:@贞观club

秒速赛车app